暗示語
吳柏翰個展
3.1 - 3.29.2019
藝術家:
地點:
456藝廊
展覽論述

《暗示語》創作論述

在馬奎斯的《百年孤寂》故事前段,馬康多大家長老邦亞欲自如詩般卻封閉的區域,遷至另一更便利之地。由於族人中無人願意一同遷離,他決定和妻子烏蘇拉以及他們的兒子,自個舉家遠走。

「我們不走,」他妻子說。反對讓他們的兒子因離家而失根。

「我們還沒有親人死在這裡,」他說:「一個人需要等到親人葬在某處後,那裡才能算得上是他的家鄉。」烏蘇拉駁道:「如果我必須以死才得留得著你們,我願意一死。」

「家」猶如真理,和生命依附共存,能賦予生死其自更高超的意義。家究竟積存著何樣的安定能量,我們才能從中找到坦然面對生死輪替的勇氣?

第二次造訪美國西南部沙漠區時行至死谷,經氣勢萬千的內華達與加州邊境,再跨越苦水山脈(Amargosa Range)之巔至東谷口地獄門(Hell’s Gate)。時值日正偏西,攝氏47度的空氣壓迫周身。熾熱乾燥中汗水迅速揮發,旋生旋滅。獵獵疾風之間,參雜細微密集沙塵碎裂聲。除見南端谷緣山陵在熱氣中升騰蠕動,極目間盡是荒蕪。獨身於陌境之中,我卻清楚的意識到一種浩然無盡、泊泊綿綿的熟悉安定能量,便如身置家園。

自2009年以來至今多次來去,為執行這件旨在探索發掘這種意外又持久的體驗背後的暗示。從時時面對壯闊景色卻窘迫失措無法拍攝,至獨自置身其中反覆自我觀照,再順其梳理,作為人的本質與龐然外在世界間的關係,在身處這般無法超越的浩大與永恆之際,我似乎理解到虔誠信徒如何在臣服於真理後,看見生命圭臬,進而獲得安寧。

開幕酒會:2019年3月1日 晚間 6-8 時
社交網站連結
節目報導一覽表